父亲与姚奠中先生三二事

九三学社社员、河津市政协办公室副主任   

今年是新中国和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,我的父亲严以恭作为河津市老政协工作者,回顾25年来的政协工作历程,思绪万千,感慨万分,其中省政协副主席姚奠中先生的河津之行对他的印象极为深刻,难以忘怀,并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多次提及。

先生是知名的学者,与鲁迅、周作人等同门师从国学大师章太炎先生,历任全国政协委员,山西省政协副主席;九三学社中央委员,九三学社山西省委主委;山西大学教授,山西省古典文学会会长,山西大学古文研究所所长;中国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,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等职。他毕生倾心于国学、教育、书法研究,著有《中国文学史》、《庄子通义》等在文化领域极具影响力的著作,为国学的发扬光大作出了巨大的贡献,除捐资100万元成立山西省姚奠中国学教育基金会,还为后人留下了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。

父亲有幸得见先生,缘起先生受其河津籍学生太原铁一中教导主任陈耘斋邀请,为河津县尹村中学提名并出席剪彩活动。1991年5月5日,时值81岁高龄的先生在陈耘斋主任的陪同下,携秘书陈宏林一行三人于下午五时许来到河津,获此消息后,时任河津县政协办公室主任的王生福,同当时担任财经委副主任的我父亲,即刻前往县招待所高客房拜访了先生一行,并负责安排三人的河津之行。

6日,先生一行三人,在办公室主任王生福和我父亲的陪同下,前往尹村,参加了尹村中学的剪彩活动,并为尹村中学题写了“河津县尹村初级中学校”的校名,这不禁让我父亲心生感慨,先生心系教育,不辞辛苦,不畏年事已高,千里迢迢能为一个村级中学剪彩题名,可谓真正的大师。

下午回到招待所,晚上时分,东庄村毛长锁书记听闻先生来到河津,特意赶来想让先生为“东庄惨案纪念馆”题名。太原临行之前,先生夫人考虑到先生身体,曾特意交代陈宏林秘书,在外,不要让先生多写字,但清楚毛长锁书记来意之后,先生欣然答应,并立即为其题写了“东庄惨案纪念馆”的馆名,此刻无不彰显了先生博大的爱国情怀。

7日,在时任河津县政协史俊堂主席、侯天石副主席、原政协副主席陈建华、王生福主任和我父亲的陪同下,先生一行三人游览了真武庙、山西铝厂、禹门口,并留有珍贵照片资料。在游览禹门口时,先生还饶有兴致的描述了1936年他由陕回晋时,经过禹门口时的情形。

8日,午饭过后,先生一行赴阔别已久的老家稷山南阳,先生走后,我父亲同王生福主任退房过程中,发现先生风衣遗落房间,随即与稷山招待所取得联系,弄清房间号,委托告知先生此事,并安排司机专程送往交与先生。

而此举小事,在日后,先生收到河津之行邮寄去的照片后,还特意给我父亲来信,以表感谢。通过和先生短暂的交往,我父亲深感先生平易近人,没有一点高干和学者的架子,是一位很是平静随和的老人,其为人处世着实让他倍感敬仰,实为学习的楷模!

虽然,先生已经作古,享年101岁,但是先生的河津之行对我父亲而言还是记忆犹新、历历在目,在新中国和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之际,特书写此文以作纪录和缅怀!身受先生精神的感召,在父亲多次的叮嘱后,作为政协工作者的我也于2019年有幸光荣的加入运城市九三学社河津小组,自己也将在九三学社组织和领导的带领下以微薄之力,持之以恒的把先生精神、九三精神继续传承下去,发扬光大!

(父亲系政协河津市原财经委员会副主任、农业委员会主任,政协河津县第九届常务委员会委员、政协河津市一届、二届常务委员会常委)